“7日内回复”释放“检察温度”

2019-11-08 14:27:15

“7日内回复”释放“检察温度”

周俊平是江苏洪泽湖监狱的一名服刑人员。当在监狱看到前来答复他信件的检察官时,他很激动:“从春节到现在,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来探望我,你们大老远为我的一封信过来答复我,我真的很感动。”

周俊平曾给江苏省扬州市检察院写信,控告公安机关2012年在办理其贩卖毒品一案中存在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造成法院对其罪名和刑期判决存在错误。这封信件经扬州市检察院转到扬州开发区检察院。因为周俊平处于羁押状态,无法通过电话、短信等形式直接联系,按照检察机关“每信必复,且必须在7日内回复”的工作要求,扬州开发区检察院的检察官联合刑执部门前往周俊平所在监狱当面回复并进行说明。周俊平当场表示对答复很满意。

今年66岁的残疾人韩某,同样受益于检察机关“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工作。

韩某家住河南省郑州市新郑路附近,离火车站不远。2012年7月2日,他驾驶三轮车行至郑州市二马路时,因被认为存在非法营运行为,他的三轮车被扣押。被扣押的三轮车迟迟没有归还给韩某,韩某便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法院判决火车站地区管理委员会返还被扣押三轮车,如不能返还,赔偿韩某3750元。韩某不服,6年内打了9次官司,都没有得到自己认为合理的结果。韩某曾向郑州市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监督,郑州市检察院不支持其抗诉请求,并向其送达了赔偿监督申请审查结果通知书,决定不予立案。

心有不甘的韩某在2019年5月27日给郑州市检察院写了一份信,依然要求抗诉。在收到韩某来信后,负责办理此信件的检察官详细了解了韩某的情况。原来,身体残疾的韩某此前一直靠拉三轮车为生。2012年7月其三轮车被郑州市火车站管委会扣押后,便一直没有归还给他。为了要回自己的三轮车,这些年韩某一直在奔波,虽然打赢了官司,但他却穷得连房子也租不起了。

检察官认为,虽然韩某申请赔偿监督的诉求检察机关不予支持,但是他的情况符合司法救助条件,于是引导韩某递交了司法救助申请书。2019年8月6日,拿到2万元救助金的韩某很感激,至此,他多年的信访也画上了句号。

“老百姓给最高检写一封信多不容易,怕我们不回信,甚至把回信的邮票都附在来信中。我们要以高度负责的态度,认真办好群众每封来信,能认真到什么程度,就得认真到什么程度。”自上任以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非常重视群众信访。2018年6月28日,他在视察最高检集中处理来信室时,首次提出群众来信要件件有回复。2019年全国人代会上,他向全社会庄严承诺:“将心比心对待群众信访,建立7日内程序回复、3个月内办理过程或结果答复制度。”

信访的规律一般是先信后访,信访人开始通常会选择成本小、简便易行的写信方式反映问题,一旦信件石沉大海,便弃信转访。“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正是瞄准了来信不回复这个“痛点”发力,而且要求“每信必明去向”,不管是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信访事项,还是不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信访事项,都要告诉信访人来信已经收到,并明确回复信件的流向,给信访人吃下“定心丸”。对移送转交的信件,要跟进回复办理情况,不能一转了之,“转而未办”的,还要提出意见建议,促请依法及时办理。

“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还特别强调落实领导干部阅批群众来信制度,对重大疑难复杂的群众来信,领导干部要亲自阅批、带头办案阅卷,积极协调解决群众合理诉求。2019年以来,全国各级检察长阅批群众来信12495件,有效化解了一批信访积案。河南省检察院还研究制定了《河南省检察机关领导干部办理群众信访案件暂行规定》,明确规定省检察院班子成员、业务部门负责人直接办理群众来信数不得低于市级检察院领导干部办信平均数,并将办信工作纳入领导干部业绩考核。

安徽的魏大爷说,没想到短短3天就收到检察院的回复,这是他十年申诉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辽宁信访人吴某亮留言:“7日内回复,释放‘检察温度’,体验‘检察速度’。”群众心中有杆秤,人民群众的好口碑,就是对检察机关落实“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工作的由衷满意和郑重褒奖。

(本报记者 龚亮)